日本变态杀吃人|日本变态杀人佐川一政

时间:2019-02-12 来源:游戏资讯 点击:
日本变态杀人佐川一政

导语:日本变态杀人佐川一政,日本人佐川一政迷恋上了25岁的荷兰女学生里尼-哈特维尔特(Renee Hartevelt),他最终将她杀害,并生吃了她的肉。在之后他的食人小说《弥雾》(In the Fog)里形容当时的情景,“它无色无味,进入我的嘴里像化掉的河豚肉一般。”他还写到:“我终于吃到了美丽的白种女人的肉,没有比它更好吃的东西了。”

日本人佐川一政吃女学生

日本人佐川一政,1981年在巴黎大学攻读英国文学专业时,迷恋上了25岁的荷兰女学生里尼-哈特维尔特(Renee Hartevelt),他最终将她杀害,并生吃了她的肉。他还在其后他自己写的书中生动地描述了这一过程,他有钱的父亲声称他不适合在法国受审,并设法将他引渡回日本,在那里他最终获得了自由。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迷恋,还成为日本全国知名的人物。他写了几部畅销小说,佐川一政的食人案件给Stranglers乐队1981年的歌曲《La Folie》以及滚石乐队1983年的歌曲《Too Much Blood》提供了素材。

1981年的一天,在巴黎著名的索本尼大学里,日本人佐川一政邀请瑞尼-哈特维特到他的家里讨论文学。当美丽的女生准备与他共进晚餐时,人佐川一政用猎枪从后背将她射死。在以后的两天里,人佐川一政一直在享用着她的尸体。在之后他的食人小说《弥雾》(In the Fog)里形容当时的情景,“它无色无味,进入我的嘴里像化掉的河豚肉一般。”他还写到:“我终于吃到了美丽的白种女人的肉,没有比它更好吃的东西了。”

在之后的审判中,由于佐川一政在庭审中表现不佳而被送进巴黎的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佐川一政和世界各地的很多变态成为亲密的笔友,佐川一政向他们介绍实际经验,他们给佐川一政寄去很多关于食人的书籍,佐川一政很感谢这些粉丝对他的支持,也对这些书籍很感兴趣,说他如果早些看到这些书籍也许就不会被抓到了。通过家庭关系,他又被转往日本的医院。15个月后,由于他的父亲有很大的势力,佐川一政被获释放。之后,他成了全国知名人物,并写了四本书,也为小报周刊服务,而且还时常上电视。最近他说到:是大众让我成为食人教父,我十分高兴,我现在在用食人者的眼光来看世界。。。

今天,佐川一政作为一个自由的成功人士走在日本的街道上,就好象他从来没有杀害并吃掉过人,他成功了,小佐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发现还能逍遥法外的食人者。

现在的佐川一政,这家伙不但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还写了十几本书,拍过电影,拍过AV,生活过的很滋润,这种奇葩事情也只有日本才能发生

1982年六月12日的下午,一名名叫佐川一政的日本青年,拎着两只行李箱,走入了法国的“布洛涅森林”区。这位索邦神学院的研究生前不久刚杀死了一位同班女生,在将她的尸体剁碎了吃掉后,他本打算将剩余的部分抛到一个偏僻的湖中,不料形迹败露,这位青年立马被捕。根据报道,当**们闯入他家时,佐川一政曾对**说道,“我杀她是为了吃她的肉。“

法国的心理学家认为,佐川犯罪时的心理状态属于法律中“精神不正常”的范畴,因此此人不宜受审。随后,佐川一政被保释出狱,并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日本。日本当局有心以谋杀罪论处佐川一政,但法国方面拒绝交出关键的调查资料,对他的审判只能不了了之。因此,佐川一政又自由了。

在遭遇大饥荒时,历史上也曾出现过“人吃人”的场面,比如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又或是吃人者富可敌国,且有着既能对着人肉大快朵颐,事后也不会有任何不良影响的本事。如果是这两种情况,那也就罢了,可佐川一政很显然哪种都不是。那么为何他要食人?这样的人与畜生何异?是什么驱使这佐川一政做下这些事情?Vice Japan的编辑Tomo,此次将亲身上阵,直面日本食人魔佐川一政,为您揭露故事背后的真相。

Vice:你第一次察觉到自己食人的欲望时,是个什么感觉?

佐川一政:我自小体弱多病,小时候,我的腿瘦的就跟铅笔似的。后来进入小学,我看见一位同伴男生坐在我旁边,大腿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当时我就想“嗯~~看起来好好吃呀。”那时我第一次有了吃人的冲动。不过我不是同性恋,对男性的兴趣毕竟有限——到了高中,我觊觎的对象变成了一名西方女性,格蕾丝·凯莉。这种迷恋贯穿了我整个高中时代。从那时起,我就只好白种人这口儿了。

现在想想,那时我矮小丑陋,面目猥琐,还有着深深的自卑情结,因此才会格外喜欢高大健壮的西方女性。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些。慢慢的,我有些按捺不住了,总恨不得咬她们一口——当时我还没想到杀人吃肉上头,只是想对着她们的身体狠狠咬一口。这还不是食人的欲望,只不过性欲而已。

可是,每每吃饱了饭之后,我总觉得自己的性欲反而燃烧得更旺了。你懂得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吗?从那时起,我终于明白,我是要吃一个人,一个女人的。听着挺变态的,是吧?这种感觉和一般人单纯的饥饿还不一样。那时一种食人魔独有的渴望。这么说吧,“我想吃人肉”其实是一种性欲。因此只要我打飞机打的不够多,我就会觉得特别想吃人肉。

问:你的这种欲望是不是一直被压抑着,知道巴黎的那次…呃,“意外”才突然爆发?

答:在我赴巴黎就读后,我的食人欲望不减反增。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带一个娼妓回家,在她们坐在浴缸里洗身子的时候,我就站在她们身后,时刻准备着照着她们的脑袋来一枪。我试了好几百次,可一到那个时候我的手机就动弹不得。后来我想,总有一天我要找个女孩来杀掉——“吃”对我来说反倒不那么重要了,这样“仪式”方才圆满。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些其他的原因,总之我没有一次成功的按下扳机。与其说是道德之类的东西让我下不了手,不如说是一种直觉阻止了我的行动,这种直觉就是:如果我真的扣动了扳机,这个我所熟知的世界,我所依存的世界,将会立刻破碎,而且再也不能重圆。

过了一段世界,我终于遇到了她,那个最后成为我手下亡魂的女孩儿。我认识的法国女人都很美,但是个个傲慢自大,不与我相熟,只有她又友善又和蔼。在杀了她之后,我发现她是个犹太人,我想这或许就是我这个日本人对她有种特别的好感的原因吧。这些都是后话了,不管怎样,我们后来成了好朋友。再后来,我们决定一起去吃“寿喜烧”【译注:一种日本火锅】,就我们两个人——在我家里。

我看着她在浴室里洗手,突然间,她的身影和那些在浴室里洗身子的妓女重叠了。我意识到她必将成为我“仪式”的下一个试验品,于是我请她移步到屋子里,然后情不自禁地举起了枪……可我依然按不下扳机。

有一天我父亲公司的一个雇员来到了巴黎,我们俩去一家日本馆子吃了顿饭。那时我正好得了感冒,迷迷糊糊之中想象力格外发达,我一边吃一边想,如果我今天吃生鱼片吃中毒了,那她再来我家,我岂不是不能下手了?我憧憬了32年的梦想,是不是就永无实现的可能了?

01.jpg

日本变态杀人佐川一政

日本“食人魔”佐川曾在上世纪80年代因猎杀女性成为震惊世界的食人杀手,其至今仍未彻底打消他的“食人梦”。

现年55岁的佐川被日本人称做是“食人教父”。从5岁时开始,他就梦想有一天能吃一个西方女人。

1981年,他在法国学习时,杀死了25岁的荷兰女生哈蒂维尔特,将其煮了吃掉。佐川被捕后,被诊断为精神病。

1985年他父亲成功地将他接回了日本,第二年,日本精神病专家又宣称佐川已经精神健全,于是他被释放。之后他在日本成了名人——他撰写了18本有关食人 的书,在最著名的《在雾中》裏,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当年如何吃下哈蒂维尔特的全过程。此外,他还在日本报纸上开专栏,甚至破天荒地出现在电视台的烹饪节 目裏表演掌厨!

他说:“我现在每天都寻找那些我可以食用的女人,我每天都有同样的欲望,这种欲望只有到死才会消失。”

02.jpg

小佐很自卑,或者说很有自知之明,虽然他家庭环境很好,日本繁荣的性产业完全可以解决他的性苦闷,但是自强不息的小佐仍然因为无法靠个人魅力泡到想要的良家妇女而很不开心。

小佐他爹是个很牛B的成功人士,拥有几家很有实力的建筑公司,不但死有钱,而且也是在黑白两道人脉广泛的名流。

小佐很崇拜他老爹,但是一直痛恨他老妈,因为他老妈在怀他的时候不慎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小佐的早产。所以小佐一直把自己不堪入目的嘴脸归咎于他老不谨慎使他没有在肚子里得到充分发育。

当小佐已经成名之后追溯心路历程,声称他童年时曾得一异梦,梦见和他哥哥一起被放在锅里煮,并且被人吃掉,因为做了这个梦而引起了他的食人幻想。这种顾弄玄虚的说法毫无疑问是扯淡。

小佐最喜爱的幻想是吃掉一个高大的金发白种女人,他发现北欧女人普遍个高而且漂亮,具有所有他自己不具有的特征。

小佐在大学期间曾经半夜跑到一个德国女外教的家里爬窗户,欲行不轨,结果惊醒的女外教大声尖叫,小佐被吓跑了。这次不愉快的经历使他认识到干坏事一定要先有个计划。

小佐说他一直觉得对一个女人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

小佐自己也知道这种想法似乎有点非主流,他曾经去找过心理医生咨询并且坦白了他的食人欲望,当这事被他爹知道了以后,他爹立刻把他送往法国留学,避免他留在日本丢人现眼。

当小佐已经成名之后追溯心路历程,声称他童年时曾得一异梦,梦见和他哥哥一起被放在锅里煮,并且被人吃掉,因为做了这个梦而引起了他的食人幻想。这种顾弄玄虚的说法毫无疑问是扯淡。

小佐最喜爱的幻想是吃掉一个高大的金发白种女人,他发现北欧女人普遍个高而且漂亮,具有所有他自己不具有的特征。

小佐在大学期间曾经半夜跑到一个德国女外教的家里爬窗户,欲行不轨,结果惊醒的女外教大声尖叫,小佐被吓跑了。这次不愉快的经历使他认识到干坏事一定要先有个计划。

小佐说他一直觉得对一个女人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

小佐自己也知道这种想法似乎有点非主流,他曾经去找过心理医生咨询并且坦白了他的食人欲望,当这事被他爹知道了以后,他爹立刻把他送往法国留学,避免他留在日本丢人现眼。

1981年,小佐在巴黎的Censier学院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活,在学校里小佐发现了一个完美的意淫对象,25岁的德国女同学Renee Hartevelt。

小佐表现出对学习德语的极大热情,并且愿意出很高的价钱请RH做他的私人教师,在小佐证明了“俺爹有的是钱!”并非虚言之后,RH同意了。

在学习生活中他们很快成为朋友,小佐呈现出的这种毫无危险性的外貌和类似女性的敏感细腻的性格使RH很愿意和他交谈,他们甚至还一起去音乐会和画展。

6月的一天,小佐邀请RH去他的公寓共进晚餐,并请求RH为他朗诵一首他最喜欢的德国印象派诗歌。在RH离开以后,小佐趴在她刚才坐过的地方又闻又舔。

过了几天小佐又再次邀请RH去他的公寓朗诵诗歌,说希望能录下来以便日后学习。

6月11日,RH最后一次走进了小佐的公寓。

小佐很细心的整了一大堆日本茶道的花样来招待RH,在宾主双方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小佐表白了他对RH的爱并且希望能立刻和她发生零距离接触。

RH委婉的拒绝了他的要求,“小佐啊,你咋能这样想捏?我们的关系是纯洁滴。”

小佐企图依靠个人魅力让活着的美女自愿和他的希望终于破灭了。

当RH朗诵诗歌的时候,小佐走到她背后,用一支.22口径的步枪击中了她的后颈。RH一头栽到在地。

小佐剥光了RH的衣服,割下了她的左乳和鼻子,吃掉了。

然后小佐试图直接趴在尸体上啃她的臀部,但是发现很难下嘴,于是把RH的臀部切成了若干小块,小佐说切割时溢出的脂肪看起来象是玉米。(玉米?大概是指颜色吧)

小佐回忆说RH臀部的肉质很好,入口即化,象是生鱼片。

吃饱之后小佐给RH的尸体拍照留念,然后和她,并且深情的倾诉对她的爱慕。

达成心愿之后,小佐对尸体进行了进一步的分解,把RH的两条腿仔细切割之后整齐的拜访在冰箱里。

当小佐折腾累了,他把RH的尸体搬到床上,搂着残尸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他把一部分冰冻的肉用油炸了然后沾上芥末品尝,在吃的同时播放RH生前录制的诗歌朗诵,并且用RH的内裤作为餐巾。

小佐还试图吃掉从RH的残尸上挖下的肛门,但是味道不太好,嚼了一会就吐掉了。他还割下RH的舌头,对着镜子咀嚼,想象是在和RH舌吻。

当苍蝇开始围着尸体打转的时候,小佐才开始考虑善后的问题,他决定把尸体装进行李箱扔到郊区的池塘。在他切割尸体使尸块的尺寸能够适合行李箱的过程中,小佐感到十分兴奋,以至于中途停下工作,拿起RH的断手代替自己的爪子进行手淫,并割下RH的嘴唇贴在自己的脸上。爽完了之后小佐把断手和嘴唇都放进冰箱,以备以后再用。

小佐还打算取出RH的内脏,但是没有经验的小佐连橡胶手套都没有准备,很快就被消化液腐蚀的双手刺痛,于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小佐把尸体装进行李箱之后叫了个出租车前往Boulogne,他本来想在那找个池塘,但是发现有人注视他,于是慌乱的把行李箱扔在路边就跑了。

回到公寓之后,小佐抓紧时间享受自己的战利品,一边看一边继续品尝保存的剩肉。

第二天,6月13日,小佐在自己的公寓被捕。

小佐很合作的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但是声称自己脑子有病。

法官认可了这个说法,把小佐送进Paul Guiraud 精神病院进行治疗,在那里前后三名曾经治疗过小佐的医生都得出一个结论,“这孙子是彻底没救了”。

在精神病院里,小佐和世界各地的很多变态成为亲密的笔友,小佐向他们介绍实际经验,他们给小佐寄去很多关于食人的书籍,小佐很感谢这些粉丝对他的支持,也对这些书籍很感兴趣,说他如果早些看到这些书籍也许就不会被抓到了。

1984年,小佐狂有钱的爹地终于成功的设法把小佐引渡回日本,住进了Matsuzawa精神病院。15个月以后,该精神病院的负责人宣布小佐已经被神奇的治愈了,完全不会再做出任何不利于的行为。

于是小佐在1985年自由的回到了家里。

小佐很高兴自己得到了自由,他对蜂拥而来的大量媒体采访非常配合,忽悠起来滔滔不绝,他很享受这种受到关注的快感。

“公众把我看作是食人界的教父,”小佐自信的说“我的确很享受这一切”。

小佐在变态领域也充分体现了日本民族传统的自大,而这种自大和变态也确实很受日本的欢迎。

小佐后来混的很不错,出版了四本食人幻想小说和一本食人诗集,是日本一家著名的美食家杂志的专栏作家,还客串了很多电视剧和电影。

今天,佐川一政作为一个自由的成功人士走在日本的街道上,就好象他从来没有杀害并吃掉过Renee Hartevelt,他成功了,小佐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发现还能逍遥法外的食人者。

世上食人魔何其多,没有一个比日本的佐川一政来得出名,这不是他杀得更多或食得更狠,这个日本人只不过是吃了一个女人而已,但已经上了神台,并成为犯罪学上一个备受研究及争议的人物,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你极有可能在东京原宿的露天法国咖啡座上遇上他,并用谜样的眼神盯著你~~

不错,他是罕有地仍然自由自在漫步大都市街头的食人魔,几乎没有日本人不知他是谁,他更出书细表如何把一个女人吃掉。书畅销得不得了,食人魔成了大作家,虽然谈不上是偶像,但可以肯定的是,日本人在某个层面之下,是认同了这个人物,并多少以他为荣。究其原因,可能是他吃掉了的是个金发碧眼的荷兰女人,为事件加了几分民族优越情绪。

事情发生在1981年6月14日星期四,留学法学专攻莎剧的佐川一政约晤荷兰女友露尼.哈罗塔贝露到他家里吃一顿饭,当然,可怜的露尼,并不知道她成为这一顿饭的主菜。

二人在斗室内言谈甚欢,露尼更兴致勃勃地念起德国表现主义诗人的诗作,猛然一声枪响,佐川一政以小口径的猎枪在露尼的后脑开了一个洞,混和著脑浆的鲜血骨碌碌从小洞跑出来,生命终结了,据佐川一政表示,他也搅不清为何要向露尼开枪,只是觉得她很健康,想分享她的一点点,不过在开枪后,佐川说:「她面色苍白,不再健康。」

佐川开始将尸体剖开,准备吃她一点健康的肉,他先选择乳房,但发现脂肪太多,吃不下,於是割下大腿及臂部进食,吃不完的存放在电冰箱内,在随后两天烹调享用。其他部份分成好几截,以两个大皮箱装载并丢到公园去。

法国警方拘捕佐川并对他作出检控,但佐川的父亲是有财有势之人,找了最好的律师为他的爱儿制造了一些开脱罪名的理由,最后法庭认为佐川有严重的精神病,只是被送进精神病院。

佐川在索本大学主修前卫艺术时受荷兰籍女同学Renee Hartevelt所吸引。1981年6月11日,他以一同讨论文学为借口,邀请Hartevelt到住处共进晚餐。在那里,他以小口径的猎枪在Hartevelt的后脑开枪,然后开始他食用对方的计划。据信Hartevelt会成为佐川的猎物,是因为佐川认为她比他更加健康美丽。在访谈之中,佐川将自己描述成一个「软弱、丑陋且矮小的男人」,宣称他想要「吸取她的能量」。

他说自己在开枪以后就晕倒了。稍后醒来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满足吃掉她的欲望。他从臀部开始下手。他在访谈中指出自己当时对人类脂肪「是玉米色的」感到惊奇。在接下来两天之中,佐川吃掉了被害者遗体的许多部分。他将她的肉描述为「柔软无臭」,有如鲔鱼的口感。两天之后他把肢解的遗体装进大皮箱中丢到公园,但在弃尸过程中被目击,因而在五天之后受法国警方逮捕。不过法国心理学家认定他在精神错乱辩护。

事件之后

佐川一政首先被收容在Heinrich Collis精神病院。1984年,他的父亲佐川明(Akira Sagawa)将他引渡回日本,进入东京都立松泽医院。在那里不到15个月他即获释,从此之后就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

佐川一政因对整个事件不后悔的态度,以及对食人行为的酷爱,成为日本全国知名人物。此后,他在东京定居,写了几部畅销小说,经常受邀担任客座演讲与评论工作,写作餐厅评论,为日本国内一家小报专栏写作,还参加了一部电影的拍摄:一部名为《安眠室》("Shisenjiyou no Aria" )的作品,他在片中演出有癖的窥淫狂Mr. Takano。

1983年,佐川一政著作描述了这起令他闻名的事件的经过。除了关於他自己那起谋杀案的书,佐川一政还於1997年写了一本名为《少年A》的书,记述1997年发生在日本神户的连续杀人案:酒鬼蔷薇圣斗事件。在这起案件中,一名被称为「少年A」的14岁少年杀害了几名儿童,并割下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头。

佐川承认自己仍有对食人的幻想,但保证不会再次实践。

小佐是个很聪明的日本孩子,身高不足5尺(1米52),而且走路一瘸一拐,说话嗓音尖细,类似女声。

小佐很自卑,或者说很有自知之明,虽然他家庭环境很好,日本繁荣的性产业完全可以解决他的性苦闷,但是自强不息的小佐仍然因为无法靠个人魅力泡到想要的良家妇女而很不开心。

小佐他爹是个很牛B的成功人士,拥有几家很有实力的建筑公司,不但死有钱,而且也是在黑白两道人脉广泛的社会名流。

小佐很崇拜他老爹,但是一直痛恨他老妈,因为他老妈在怀他的时候不慎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小佐的早产。所以小佐一直把自己不堪入目的嘴脸归咎於他老妈的不谨慎使他没有在肚子里得到充分发育。

当小佐已经成名之后追溯心路历程,声称他童年时曾得一异梦,梦见和他哥哥一起被放在锅里煮,并且被人吃掉,因为做了这个梦而引起了他的食人幻想。这种顾弄玄虚的说法毫无疑问是扯淡。

小佐最喜爱的幻想是吃掉一个高大的金发白种女人,他发现北欧女人普遍个高而且漂亮,具有所有他自己不具有的特徵。

小佐在大学期间曾经半夜跑到一个德国女外教的家里爬窗户,欲行不轨,结果惊醒的女外教大声尖叫,小佐被吓跑了。这次不愉快的经历使他认识到干坏事一定要先有个计划。

小佐说他一直觉得对一个女人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

小佐自己也知道这种想法似乎有点非主流,他曾经去找过心理医生咨询并且坦白了他的食人欲望,当这事被他爹知道了以后,他爹立刻把他送往法国留学,避免他留在日本丢人现眼。

1981年,小佐在巴黎的Censier学院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活,在学校里小佐发现了一个完美的意淫对象,25岁的德国女同学Renee Hartevelt。

小佐表现出对学习德语的极大热情,并且愿意出很高的价钱请RH做他的私人教师,在小佐证明了「俺爹有的是钱!」并非虚言之后,RH同意了。

在学习生活中他们很快成为朋友,小佐呈现出的这种毫无危险性的外貌和类似女性的敏感细腻的性格使RH很愿意和他交谈,他们甚至还一起去音乐会和画展。

6月的一天,小佐邀请RH去他的公寓共进晚餐,并请求RH为他朗诵一首他最喜欢的德国印象派诗歌。在RH离开以后,小佐趴在她刚才坐过的地方又闻又舔。

过了几天小佐又再次邀请RH去他的公寓朗诵诗歌,说希望能录下来以便日后学习。

6月11日,RH最后一次走进了小佐的公寓。

小佐很细心的整了一大堆日本茶道的花样来招待RH,在宾主双方亲切友好的和谐气氛中,小佐表白了他对RH的爱,并且希望能立刻和她发生零距离接触。

RH委婉的拒绝了他的要求,「小佐啊,你咋能这样想捏?我们的关系是纯洁滴。」

小佐企图依靠个人魅力让活著的美女自愿和他做爱的希望终於破灭了。

当RH朗诵诗歌的时候,小佐走到她背后,用一支.22口径的步枪击中了她的后颈。RH一头栽到在地。

小佐剥光了RH的衣服,割下了她的左乳和鼻子,吃掉了。

然后小佐试图直接趴在尸体上啃她的臀部,但是发现很难下嘴,於是把RH的臀部切成了若干小块,小佐说切割时溢出的脂肪看起来像是玉米。(玉米?大概是指颜色吧)

小佐回忆说RH臀部的肉质很好,入口即化,像是生鱼片。

吃饱之后小佐给RH的尸体拍照留念,然后和她做爱,并且深情的倾诉对她的爱慕。

达成心愿之后,小佐对尸体进行了进一步的分解,把RH的两条腿仔细切割之后整齐的摆放在冰箱里。

当小佐折腾累了,他把RH的尸体搬到床上,搂著残尸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他把一部分冰冻的肉用油炸了然后沾上芥末品尝,在吃的同时播放RH生前录制的诗歌朗诵,并且用RH的内裤作为餐巾。

小佐还试图吃掉从RH的残尸上挖下的肛门,但是味道不太好,嚼了一会就吐掉了。他还割下RH的舌头,对著镜子咀嚼,想像是在和RH舌吻。

当苍蝇开始围著尸体打转的时候,小佐才开始考虑善后的问题,他决定把尸体装进行李箱扔到郊区的池塘。在他切割尸体使尸块的尺寸能够适合行李箱的过程中,小佐感到十分兴奋,以至於中途停下工作,拿起RH的断手代替自己的爪子进行手淫,并割下RH的嘴唇贴在自己的脸上。爽完了之后小佐把断手和嘴唇都放进冰箱,以备以后再用。

小佐还打算取出RH的内脏,但是没有经验的小佐连橡胶手套都没有准备,很快就被消化液腐蚀的双手刺痛,於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小佐把尸体装进行李箱之后叫了个出租车前往Boulogne,他本来想在那找个池塘,但是发现有人注视他,於是慌乱的把行李箱扔在路边就跑了。

回到公寓之后,小佐抓紧时间享受自己的战利品,一边看一边继续品尝保存的剩肉。

第二天,6月13日,小佐在自己的公寓被捕。

小佐很合作的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但是声称自己脑子有病。

法官认可了这个说法,把小佐送进Paul Guiraud 精神病院进行治疗,在那里前后三名曾经治疗过小佐的医生都得出一个结论,「这孙子是彻底没救了」。

在精神病院里,小佐和世界各地的很多变态成为亲密的笔友,小佐向他们介绍实际经验,他们给小佐寄去很多关於食人的书籍,小佐很感谢这些粉丝对他的支持,也对这些书籍很感兴趣,说他如果早些看到这些书籍也许就不会被抓到了。

1984年,小佐狂有钱的爹地终於成功的设法把小佐引渡回日本,住进了Matsuzawa精神病院。15个月以后,该精神病院的负责人宣布小佐已经被神奇的治愈了,完全不会再做出任何不利於和谐社会的行为。

於是小佐在1985年自由的回到了家里。

小佐很高兴自己得到了自由,他对蜂拥而来的大量媒体采访非常配合,忽悠起来滔滔不绝,他很享受这种受到关注的快感。

「公众把我看作是食人界的教父,」小佐自信的说「我的确很享受这一切」。

小佐在变态领域也充分体现了日本民族传统的自大,而这种自大和变态也确实很受日本社会的欢迎。

小佐后来混的很不错,出版了四本食人幻想小说和一本食人诗集,是日本一家著名的美食家杂志的专栏作家,还客串了很多。

今天,佐川一成作为一个自由的成功人士走在日本的街道上,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杀害并吃掉过Renee Hartevelt。

巴黎人肉事件

佐川在索本大学主修前卫艺术时受荷兰籍女同学Renée Hartevelt所吸引。1981年6月11日,他以一同讨论文学为藉口,邀请Hartevelt到住处(10, rue Erlanger,巴黎16区)共进晚餐。在那里,他以小口径的猎枪在Hartevelt的后脑开枪,然后开始他食用对方的计画。据信Hartevelt会成为佐川的猎物,是因为佐川认为她比他更加健康美丽。在访谈之中,佐川将自己描述成一个「软弱、丑陋且矮小的男人」,宣称他想要「吸取她的能量」。

他说自己在开枪以后就晕倒了。稍后醒来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满足吃掉她的欲望。他从臀部开始下手。他在访谈中指出自己当时对人类脂肪「是玉米色的」感到惊奇。在接下来两天之中,佐川吃掉了被害者遗体的许多部分,咀嚼了大腿部位,并用小刀切下了肉。根据佐川本人表示大腿部的脂肪层「象玉米一样的黄色」,他将她的肉描述为「柔软无臭」,吃的话「象金枪鱼的生鱼片一样地软」“它无色无味,进入我的嘴裏像化掉的河豚肉一样”。经过此后二天,在肉里放盐·胡椒·芥末等口感来说感到陶醉境地。衣服随便的扱掉在垃圾箱,不过,只有内衣保留起来。

在之后他的食人小说《弥雾〉(In the Fog) 裏, 他还写到“ 我终于吃到了美丽的白种女人的肉, 没有比它在好吃的了”

两天之后在自己的家的浴室切断了尼哈罗塔贝露的遗体,不过,切断是为了容易遗弃,对切断尸体感到嫌恶。

把切断了的遗体放入2个旅行箱并打的到Bois de Boulogne公园的池子打算扔掉,不过,被中年情侣发现目击了,佐川扔掉旅行箱到附近的草木繁茂处逃跑。在弃尸过程中由于被情侣发现了,佐川投下被切断了的女性的尸体。从到这个尸体遗弃现场乘出租车逃去的事到罪行被发现仅仅4日被法国警方逮捕。不过法国心理学家认定他在精神错乱辩护。

去佐川的家的问话,佐川完全不反抗坦率地承认了罪。从冰箱找到了被切断了的遗体的一部分。

博士论文的题目「与川端康成欧洲20世纪前卫艺术运动的比较研究」 是用莎士比亚文学尽管象有硕士学位一样的知识分子,犯罪后的尸体处理仍是幼稚而拙劣。

佐川人肉大餐一览

舌头 : 割下后 , 放到口中咀嚼

嘴唇 : 割下后 , 放到口中跟自己湿吻 , 质感太差 , 之后放在冰箱冷藏

头 : 斩下后 , 放进皮革弃置

左乳 和 鼻子 : 小部份作刺身

乳房 : 放进焗炉焗熟后 , 用刀叉进食 , 但太油腻 , 一啖过后就没有再吃下去

手腕 : 切下手腕替佐川手yin ,之后又咬她的手指

右肾上半部 : 大力咬 , 但质感太硬

肛门 : 全个割下 , 用油炸 , 但发觉有异味 , 没有吃完

大腿 . 小腿 . 膝盖 . 脚踝 : 切下 , 放於雪柜冷藏

shengzhiqi: 全个割下,用油炸

佐川一政档案简介:

佐川一政(さがわいっせい、1949年6月11日-),日本神户市人,食人魔,巴黎人肉事件的罪犯。现在是小说家。1981年在巴黎大学攻读英国文学专业时,他被荷兰籍女同学里尼·哈特维尔特(Renee Hartevelt)所吸引。同年6月14邀请哈特维尔特到住所共进晚餐,一同讨论文学。在那里,他以小口径的在露尼的后脑开枪,将她杀害进行尸奸,并且割下大腿及臂部进食,吃了两天后,将剩余的尸体以两个大皮箱装载丢到公园。

除了关于他自己那起谋杀案的书,佐川一政还于1997年写了一本名为《少年A》的书,记述1997年发生在日本神户的连续杀人案:酒鬼蔷薇圣斗事件。在这起案件中,一名被称为“少年A”的14岁少年杀害了几名儿童,并割下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头。

佐川一政的食人案件给Stranglers乐队1981年的歌曲《La Folie》以及滚石乐队1983年的歌曲《Too Much Blood》提供了素材。

佐川一政主要著作

《雾の中》

话の特集编集室,1983年1月 ISBN 482640073X

话の特集编集室,1984年1月 ASIN B000J6XF98

彩流社,2002年5月 ISBN 4882027461

《サンテ》,角川书店,1990年12月 ISBN 4048726161

《生きていてすみません》―仆が本を书く理由,北宋社,1990年12月 ISBN 4938620138

《蜃気楼》,河出书房新社,1991年2月 ISBN 4309006604

《カニバリズム幻想》,北宋社,1991年2月 ISBN 4938620146

《喰べられたい 确信犯の肖像》,ミリオン出版,1993年7月 ISBN 4886722571

《华のパリ爱のパリ 佐川君のパリ?ガイド》,アイピーシー,1994年9月 ISBN 487198415X

《狂気にあらず!?―“パリ人肉事件”佐川一政の精神鉴定》,第三书馆,1995年10月 ISBN 4807495267

《飨―カニバル》,竹书房,1996年1月 ISBN 4812400139

《杀したい奴ら―多重人格者からのメッセージ》,データハウス,1997年6月 ISBN 488718445X

《少年A,ポケットブック社》,1997年9月 ISBN 4341141341

《パリ人肉事件无法松の一政》,河出书房新社,1998年2月 ISBN 4309011926

《まんがサガワさん》,オークラ出版,2000年12月 ISBN 4872784723

《雾の中の真実》,鹿砦社,2002年2月 ISBN 4846304418

《业火》,作品社,2006年9月 ISBN 4861820987

扩展阅读文章

游戏资讯热门文章

游戏资讯推荐文章

推荐内容

京ICP备15015689号

高得文章网-分享知识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